聲調

(1)日語的聲調與漢語的聲調

漢語將音的高低稱為“聲調”,依音節中的高低變化表示不同的意思(如:媽和馬)。與此相對,日語在一個音節內沒有高低變化,是通過音節之間的高低變化來表示不同的含義。發音分為高、低兩種,由此構成日語的聲調。

漢語除了部分漢字外,每個漢字都由固定不變的聲調表示該字的意思,而日語聲調的主要功能為標識詞和詞的界線。

(2)聲調的類型

日語普通話的聲調有兩個主要規則。

①單詞的第一個音節和第二個音節的音高一定不同。第一個音節低,則第二個就高。第一個音節高,則第二個就低。

②一個單詞的聲調中,或沒有下降,或只有一處下降。

為此,日本人一聽到聲調下降,就會感到一個單詞說完了。

上例a的もう(已經)下降了一次,是一個詞,與后面的しました(干完了)結合,被理解為兩個詞組成的句子。而b下降的地方只有一處,被認為是一個詞。由此可見,單詞的聲調在區別句子意思時,發揮著重要作用。下面與漢語做個比較。我們將漢語的發音用日語聲調符號表示一下。

可以說,日本人聽了以后會感到漢語一個詞中居然有這么多升降變化。如果用日語發同樣的單詞,則是以下情況。

可以說,日本人學習漢語時,聲調的升降是個難點,不容易把握。而中國人學習日語則往往關于升降,發音聽上去不自然。為了掌握自然的日語發音,請別忘記上述兩條規則。

下面介紹名詞聲調的四種類型。注意有后續助詞時有些詞聲調下降,而有些不下降。

平板型:第一個音節低,后面的都高。

這種類型中由三至四個音節組成的詞較多。日語中四個音節的名詞最多,所以在說到日語與其他語言的區別時,這種聲調類型往往給人留下較深印象。

頭高型:第一個音節高,后面的都低。

中高型:第一個音節低,第二個以后的某個音節降下來。

這種類型中沒有一個或兩個音節的詞,三個音節以上才會出現。

尾高型:第一個音節的詞,然后一直高到最后,在后續助詞的地方降下來。

這種類型中沒有一個音節的詞,四個音節以上的詞也不多,而兩個和三個音節的詞較多。但是無論音節多少都要在后續助詞的地方降下來。請注意不要在此之前下降。

從以上說明可以看出,日語“一個單詞的聲調中,或沒有下降,或只有一處下降”的原則。而且,兩個以上單詞組成的復合詞也只有一處下降。例如“日本語教育”這個詞,由にほんご和きょういく兩個詞組合而成,如果還按原來聲調發成にほんご|きょういく,則被理解為兩個詞,作為一個詞必須是にほんごきょういく,只下降一次。

語調

每個單詞有各自的聲調,句子也有抑揚頓挫。我們把這種抑揚頓挫稱為語調。

(1)短語和陳述句的語調

漢語中每個字都有各自的聲調,而且在句子中受其他要素的影響較小。日語中無論是短語還是陳述句都有開始高,往后則整體音高逐漸降低的傾向。先來看短語的語調。

普通話中句首的ni并不比句尾的sha聲調高。

當讀個別單詞時,日語的和的各自保持同樣的高度,但形成一個短語時,全體語調呈如下情況:即一邊保持著原來的聲調,一邊按“開始高后面逐漸下降”的語調原則而變化。

如果發音時的和的高度相同,則表示特別強調某種意義,例如“不是說你的書包,而是指書?!狈催^來說,想強調的地方則要提高語調,練習時要注意。

下面舉例說明陳述句的語調。

(2)疑問句的句尾語調

疑問句的句尾讀升調?!袱长欷稀·郅螭扦工沟摹袱扦工乖诒硎疽蓡枙r聲調上揚,而表示確認的「これは ほんですか」的「ですか」則讀降調。一般繪畫中有時會省略「ですか」,只說「ほん?」(是書嗎?)「ほん?!梗▽?,書。)會話也可以成立,可見語調的重要。不過,「ほん」的聲調還應該保持,在這個前提下將「ほん?」的句尾語調提高。

另外,「なんですか?!梗ㄊ鞘裁??)表示一般的疑問,而「なんですか?!梗?到底是>什么呀?)則有責備對方的語氣。

如上所述,語調在明確句子意思和發音自然方面發揮著重要的作用。為此,要反復聽錄音中的會話,做模仿練習是不可缺少的。練習時一定要注意句子整體的升降變化。

漢語中有許多方言,詞匯和發音上與普通話有所區別。日語中也有方言,雖然與日語的普通話不盡相同,但是,這種區別比漢語的方言差距小得多,只要學好基本的聲調和語調,無論哪里的日本人都能理解你說的日語。